2005-12-19 17:01:19
精彩导读:生命的颤音-我的西藏之旅[转载]
        前言:我的生命平凡谦卑,我的生活坎坷曲折,我的心灵阳光灿烂,我的情感苦乐交缠,我的旅程悲喜交集,我的爱情至死不渝。

  只是写了一句,已经泪流满面,西藏并不沉重,沉重的是我的心,但我想,当我把这篇游记写完,我的心便不再沉重。一路的风尘仆仆,经历了生与死,爱与恨,一切都已经结束,而一切又才开始。从西宁到拉萨,2412公里抵达天堂,与爱擦肩而过。

  成功逃离了我熟悉的城市,一夜一夜的光影迷离,一夜一夜的颠簸摇曳,火车从一个城市开往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往我夜夜梦徊的天堂。

  一个多月以来的行程筹划,人一直处于亢奋当中,而当我真正投入了另一片陌生的土地的时候,人却变的异常的平静和安然。是的,不管是孤身上路还是结伴而行,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平静安然的游走在陌生的城市,我不害怕孤单或无助,因为我已经习惯。

  一个人漂泊在陌生的城市或荒野,内心的所有感觉都变得突兀而清晰,我的躯体在行走,而我的灵魂却游走在身体之外,让我能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窥探自己的内心,我曾爱过的人,受过的伤,走过的路,一切一切都在不段的行走中重现、释然,如电光幻影,刹那流光飞舞,而瞬间后一切归于寂静和安然。

  从西宁出发,傍晚到达青海湖,迎接我们的是满眼金黄灿烂的油菜花,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一直向蔚蓝的天际流泻。这样纯美壮观的花海,这样甜蜜灿烂的颜色,一不小心,就让人醉倒在那另人窒息的惊艳中。

  我趴在地上撅着屁股拍美丽的蒲公英,刚拍完,风便吹得四散零落,正在失落当中,一个细心的藏族小女孩发现了,采了一束金黄的油菜花,羞涩的递给我,我想她是在安慰我吧,按下快门的那一瞬,她那比油菜花更灿烂美丽的高原红也深深的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一夜无眠,清晨在一片清冷的细雨中走向青海湖,大家都在等待日出,我在等待什么呢?我所等待的,是否也如这雨中守侯日出一般渺茫?我有些茫然,把被风吹得冰凉的脸埋进衣领里,和所有的人一样耐心等待奇迹。而这一刻我多么孤单,这种无边的孤寂让这样清冷的清晨更加凄然,也更加纯美动人,在这一刻只想过单纯的生活,单纯的爱一个人。

  太阳始终没有如大家所期盼的那样升起,但我确实看见过它的光芒,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我也不怕只凭这一点希望,用一生去等待一个奇迹。从格尔木到当雄,一条平整的公路,两边是无边无际的苍茫戈壁,这就是通天路,通往我梦中天堂的路。

  从可可西里开始,我在剧烈的头痛和呕吐当中默默坚持着,这段路的行程是17个小时,途中要翻越海拔5231米唐古拉山口,然后经过那曲到达当雄。开车的师傅劝告我们千万不能睡着,一旦睡着,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醒来,于是,我用仅存的一点力气用指甲抠自己的手腕。

  翻过唐古拉山口后,头痛和呕吐似乎已被我死死的咬在牙根底下,但眩晕的脑袋和艰难的呼吸让我连续好几个小时都以一种姿势僵坐着,我知道除了咬牙坚持,没有其他办法,我开始在迷离的恍惚中疯狂的思念他。

  夜里到达当雄,我的身体已经不太愿意听从大脑的指挥,但倔强的我依然坚持不上医院,在止痛药的帮助下,高反的症状似乎有所好转,安全的度过了一晚。于是,我决定第二天继续独自留在旅馆里休息,其他人出发到纳木措,但正是这个错误的决定,让我差一点就永远留在了当雄,留在了西藏。

  坐落在当雄的这家旅馆没有内线电话,关上房门以后,已经几乎不能活动的我仿佛与世隔绝,开始我还可以用麻痹的手指发短信,再后来,连手指也变得没有丝毫力气,意识渐渐模糊。我在半昏迷的游离状态中看到我所熟悉和怀念的一切:母亲给我端来了瘦肉汤;我看见我所爱的人,我想张开双臂让他抱我回家;我看见我过去短暂的幸福时光;看见我曾受过的苦难,一切都在我面前急促的掠过,如电光幻影。

  我努力的呼吸着,我想要看见并经历我的未来,哪怕坎坷艰难,我还要生活,还要继续爱,哪怕千辛万苦,前路茫茫,不管将要面对什么,我想活着。当呼吸也变得异常困难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将要向身体之外游离……

  突然窗外传来警车汽笛的呼啸声,我本能的瞪大眼睛,死死的抓住这些能刺激我清醒的声音,我开始努力迫使大脑去感觉我四肢的存在,并且努力去挪动它,牙齿在我唇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记。我拖着知觉麻木的身体爬到了房门口,坐在冰冷的地上等待救援。

  在氧气的作用下,所有幻觉渐渐消失,我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人间,眼泪开始决堤……

  那一夜我孤独、无助、痛苦,我的身体和我的心一样,经历着磨难,煎熬着、挣扎着、融化着,没有人知道我的寂寞,没有人知道我在世界的另一端与死亡抗争,与命运争夺我生存和生活的一线希望,我所爱的人如我缺氧的身体般麻木。但,任何一个劫后余生的人,没有什么不可原谅,不可包容,我所爱的,我继续爱,我所经历着的,我将用尽一切力量勇敢的去经历,我是我,与世人不一样的我,我什么都不怕。

  与同伴聊起,我只是轻描淡写,但我那一夜的挣扎,是任何人都无法了解和体会的,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经历。凄楚,寂寥,成了我永生难忘的体验,但也是因为如此,才一路踏踏实实的走过来了,但愿此生无悔,无惧,无憾。

  从人间到天堂,再从天堂再回到人间,拉萨,在经历了生与死的体验后,我终于看到了我梦中的天堂。

  在北京中路的吉日餐厅吃饭,安静的坐着、写着、思考着、想念着,终于找回了以前一个人旅行的感觉,这才是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流浪,想念着所爱的人,又寂寞,又美好。

  拉萨,除了空气不好以外,她的一切都象是从的的脑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我在满是汽车尾气的空气中游荡,却象是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地方,连日来的强烈高反让我浑身绵软,呼吸困难,然而一切都已经撑过来了,不想说什么感激命运这样的话,但我却是很由衷的,除了感激命运,还要感激拉萨,让我活着到了天堂。

  一个人在午后炽热的阳光下游荡八角街,两边林立的藏式建筑象是古老神话里的背景,如阳光般炫目地跳跃在我的视线中。酥油和藏香的气味在我的鼻息间缭绕,一切都显得神秘而浪漫。

  短短几天的时间内,我真正的于天堂与人间游走过,我的生活与情感都曾经痛苦不堪,而同时我却又是幸福的,我想,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完满吧,毕竟不存在纯粹的幸与不幸,悲喜同路,苦乐交缠,这样才是生活,我的生活。

  初次在八角街与陌生的玛吉阿米相遇,便爱上了她,爱上她与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美丽传奇,爱上她的主人泽郎王清,爱上那里的融合了不同文字的留言本,爱上她古朴温暖的装饰,爱上那可以看到两条街道的楼顶,爱上那里舒适安闲的午后。

  在玛吉阿米的楼顶发呆,巧克力蛋糕依然带着酥油味,很想在这样阳光眩目的午后喝一杯咖啡,可惜玛吉阿米的咖啡只有一种,不是我爱喝的卡布奇诺,但仅仅是这里的街景,已经足够了,两条喧闹的大街在我的视线下交汇,而所有的一切却又是温和而静止的,我想是我的心情吧,我是幸福的,比任何一个人都幸福。

  注:玛吉阿米

  “玛古阿米”是流传在藏区的一个美丽的传说,意为圣洁母亲、纯洁少女,或可引申为美丽的遗梦。

  对西藏历史和文学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一个响亮的名字—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他不仅是西藏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宗教精神领袖,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浪漫主义诗人。相传仓夹嘉措为了手找至尊救世度母、跋山涉水走遍了藏区。有一天在拉萨八角街一事小酒馆休息、门外一个月亮般娇美的少女掀帘窥望,“在那东方山顶,升起坟洁月亮,玛古阿米的面容,渐渐浮现心上”——仓夹嘉措写蛤玛古阿米的劝人诗篇流传至今。

  在西藏,最常见也最让人崇敬的莫过于朝圣者。在八角街的广场,大昭寺门前每天都挤满了朝圣者,他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叩拜,祈祷,一路风尘仆仆,只为了心中与生俱来、坚不可摧的信仰,为了洗清今生罪孽,为来世祈福。

  我也曾想过自己的来世前生,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境遇,都不如我的今生那样,让我时而甜蜜温暖,时而痛苦不堪,我只修我的今生,我不曾虔诚的叩拜过,我只是努力勇敢的在生活。

  我知道有种疼痛生不如死,只有用时间慢慢煎熬,人在旅途,所有尘封的一切往事和流年都突兀的在脑海中晃动,与你一同跋山涉水、风雨兼程。或许正因为如此,流浪才真正有了意义,让你思考,让你感悟,对于某些过往、某些人和事,让你真正的拿得起、放得下。

  对于我来说,每次旅行都是一次从身到心的蜕变,如凤凰涅盘,历尽撕心裂肺的煎熬,得以重生。一段旅行,就是一段人生,不求惊天动地,只求有所感悟,有所获得,身体得以驰骋,心灵得以安顿。

  夜里独自一人倦缩在“背包客”的角落里,陪一杯水果茶一起傻乎乎的读着《情缘西藏》。我知道他就在另一个角落,但我始终坚守这份孤寂,不肯妥协。有些感觉很奇怪,我知道他跟我同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却又总是在互相兜转,错过再错过……

  我想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不是我的,有如电光幻影、镜花水月,我所能把握和感悟的只有当下,今夜的一杯茶,一点怀念,都象是为我而设的盛宴,我在痛饮我的人生,愁肠百结都和泪而干。每一个过客、每一次莫明的落泪,都似曾相识。我真的回来了,回到让我宁静温暖的港湾,那是我心灵深处最最圣洁的地方,不需要保护,不需要依傍,不需要温言软语,不需要锦衣红妆,我内心的酸楚和烦躁都融化于这一夜的恬淡与清凉。再温一壶月光吧,我想。

  由于过早的订了机票,从拉萨直飞广州,所以,我与西藏,与拉萨,与他告别的日子屈指可数,我有些着急,几乎每天都在八角上游荡一遍,八角街或许是让我觉得拉萨最象拉萨的地方,除此之外,恐怕就数布达拉宫了。

  西藏的寺庙多不胜数,看多了,难免审美疲劳。人人都会在布宫外拍个“到此一游”,我也不例外,即使是游览过布宫的人,或许也没留下多深刻印象,大概只是记得某某神殿里的合金佛器加起来够全国人民吃五十年,或者某某神殿里的佛塔上镶着一颗全宇宙唯一的、从大象脑子里取出来的舍利子。而我深深记住的,是布宫里外虔诚的朝圣者,和用自己的身体搬运用来修补神殿的材料的搬运工,以及环绕布公外墙一圈的转经筒。

  唵嘛呢叭咪吽,我心中默念这六字真言,当我的手轻轻的触碰到转桶时,眼泪竟然涨满了眼眶,仿佛前世今生的所有重量都凝聚在我的指尖。每转动一次经筒,我的心就象被轻轻的带走一些什么,这是用任何语言和文字都无法表述的感受,我想,那一刻我是了解的,了解无数磕长头的朝圣者,衣粮不备、风餐露宿的艰辛,了解他们得到了什么。

  世上未必真的有神,神在我们心中,真正能够扭转命运,指引今生来世的,是我们的心。心是塑造万物和精神的指尖。而藏民的心,塑造了至高无上的信仰。2005年8月9日的夜,我永世不忘的一夜,这一夜,我将告别。

  这一夜的拉萨,竟然风沙四起,夜雨凄迷,我倦缩在东措国际青年旅馆楼下的摄影吧内,其实这是我最喜欢呆的地方,木制的桌椅,橘黄色的灯光,所有一切都温暖得可以融化任何寂寥冰冷的心。我打开手机,轻轻发出一条信息:“提前跟你说再见,因为过了今晚的凌晨一点,我们将永远不会再见”。眼泪开始湿润我的眼眶。

  咖啡的香气在缭绕,夹着同桌两个英国男孩的香烟味,他们热情的与我分享他们的草莓饼干,我有些不自在,微笑着想要说谢谢,眼泪竟然掉了下来,其中一个金发男孩竟然站起来轻轻的摸摸我的头发,然后说了句:“hi girl don't cry .” 正在讶异的时候突然想起,我们曾在玛吉阿米炽热的午后相遇过。

  他们看了看我的咖啡,调皮的假装要倒掉,然后建议我分享他们的拉萨啤,我用中文自言自语的说:“啤酒太苦,今夜,我不想醉。”凌晨的一点,他来到我的木桌旁。那年那月那日,我曾到过拉萨;那年那月那日,我曾爱过他……

  同伴张开双手做了个飞行的姿势,然后点点头,自我确认一番,便把我与一对国外的年轻夫妇一起塞进了前往机场的出租车。从拉萨到机场,开始打听只要一个多小时,却足足用两个多小时才到机场,结果我误了当天的飞机。

  想起往机场的方向一路美得惊艳,于是,在军航的招待所安顿下来以后,我便开始沿着来时的路一直往回游荡。沿着一条水色浑浊的小河一路走过来,热情的藏族老阿妈说,这就是拉萨河。我很是诧异,没想到一路宽阔秀美的拉萨河,流到这里,竟然变了这样子,但却也有它独特的美,彩色的经幡在河道上飘扬,阳光撒在河面上,闪着圣洁的光芒。

  河边一片片金黄的麦田,一直延绵到苍茫的远山,与蓝天白云相接。归鸟唱着缠绵的曲调,落在田间的麦垛上,农民抽着旱烟、拿着佛珠、扛着农具往村里赶,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在后面一路打闹着;年轻人牵着马一溜烟就奔过去了,留下了一串清脆的马铃声……一切是这样的柔美和宁静。

  我捧着野花,捡着小石头,哼着歌,踏着夕阳归去,暮色苍茫,拉萨河上流光飞舞,回望天际的晚霞与归鸟,一切都在绚烂的余辉当中慢慢隐退,我坐在开满野花的草甸上仰望夜空,淡淡的新月已经升起,我呆呆的凝视着它,内心既美好又伤感,为何只隔着浩瀚的宇宙与我对视?为何已阻隔了千万年的相思,终不能触碰我的指尖,只弃我于千古的寂寞,与万世苍凉?我无语,只是一直守望着。

  孤独也很好,无人分享,便可以独享。我自我安慰着,大口的呼吸着这人间天堂里的田园风光,一个人陶醉在带着花香麦香的夜风中,忘了归途。飞机起飞了,我在万米的高空上疯狂的想念西藏,想念拉萨,想念他。出租车穿过海印桥,此时的广州已是夜幕降临,我望着珠江边的夜景,泪眼模糊……

  卸下沉重的装备,狠狠的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我清凉的布衣。

  第二天,翻开我的手记……我的小屋很宁静,阳光柔和的透过绿色的窗帘,照在我丁香色的百折裙上,电脑里,正放着我从拉萨带回来的音乐。静静的回忆这段时间的经历,一切都象是前生的往事,不似今生,如果不是那些照片,那些带着泪迹的手记,我真的以为,那些都是我前世与西藏、与他的海誓山盟。西藏,我虔诚的一路叩拜啊,一步一坎坷,才走进了你神圣的领地,如今一切都已释然,成了我脑海中、骨髓里一段永不磨灭的印记。

  我不是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虽然也曾经一度失去爱的勇气,但我有我乐观洒脱的生活态度,以及对爱情的感觉,我很少提及,但我相信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我相信他的存在。所以,我也可以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短暂的爱慕,可以让我决心爱一个人直至老死。

  同是性情中人,读摩卡的《情断西藏》我也会落泪,我也深深的相信世上有那么短暂却让人铭心刻骨的爱,因为,我也这么有血有泪、铭心刻骨的爱过。任何经历过大悲大喜的人,都知道要这样去爱一个人多不容易,而这样的爱能够修成正果,更是难上加难。我的爱很平凡,很单纯,不求惊天动地,只求可以扭转命运,至死想随。

  我比摩卡幸福,因为我爱的人正健康快乐的活着;摩卡比我幸福,因为她爱的人正在天堂里深爱着她。我们都是幸福的,因为我们都还活着,还知道疼,还懂得爱。

  后记:由于严重的高反,这次我没能把西藏走完,留下了许多遗憾,但也正因为这样,我决心在不久的将来,再继续我的西藏之旅。或许人生就是因为有这么许许多多的遗憾,才让人不停的追求完满,人生也在这样的不断追求中得以延伸,得以丰盛。

  我的西藏之旅有关于爱情,但我对西藏的热爱却与爱情无关,那是一种最纯美、圣洁、恬淡的爱。很多人都到过西藏,风景都是一样的风景,不同的只是看风景的人和心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而西藏对于我,是悲喜交集,有血有泪的。西藏,此后我夜夜梦徊,我的灵魂将与你同生共灭,与你世世相依。

  关于高原反应:严重的高反确实是可以致命的,这不是危言耸听,不单是传说中可怕的肺水肿,严重的呼吸困难如果不及时吸氧或者送院,也完全有可能危及生命,建议高反严重的驴友不要独处,或者可以在身边配备氧气,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使用。但是大家也可以放心,大部分人的高反症状都是不太严重的,高反也不象大家想象的那样可怕,只是初次进高原的人要多加注意些就是了,有时候旅游的乐趣可以抵消一切肉体上的煎熬,相信这是广大驴友的共同体验,身在地狱,但眼睛却在天堂,心更是在天堂之外,一切都是值得的。

  致谢:衷心的感谢命运,感谢西藏,感谢拉萨,感谢他,给了我一次天堂之旅,给了我一次让我永世不忘经历,感谢当雄旅馆里的藏族服务员,在我生命危急的时候给我送来氧气袋子,并在夜里敲门探望我,感谢我的同伴在旅途中给予我的照顾和支持。西藏,我一定会与你重逢。(新丁哥)


By: 西藏旅游  View:

Technorati Search  Ping.TrackBack  [ Copyhttp://blog.triptibet.com/trackback.php?id=96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Search
Top Ten
Comments
Sponsored Links
Archives
Technorati Tags
Contact Me
ME mail
FEEDS
 RSS 1.0

 RSS 2.0




链接 Links

  Copyright © 2004-2011 Triptib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西藏旅游 . Tibet Blog . Tibet Photos
  拉萨旅游 | 昌都旅游 | 冈仁波齐 | 山南旅游 | 那曲旅游 | 纳木措旅游 | 阿里旅游 | 林芝旅游 | 布达拉宫 | 日喀则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