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13 08:38:40
冈仁波齐峰-神山之王“宇宙之中心”[图片]


       冈底斯山脉横贯在北部昆仑山脉与南部喜马拉雅山脉之间,如一条巨龙卧在西藏西部阿里广阔的高原上。它高高扬起的头,如一座大金字塔,耸立在阿里普兰的高原上,这就是海拔六六五六米的主峰冈仁波齐 ——西藏人乃至世界佛教徒心目中的神山之王,印度佛教徒心目中的“宇宙之中心”。

       在我可能会迷失于藏西象雄文明复杂而隐秘的古代历史框架之前,我只有先走进现实,去触摸和感受。

        以我对它的向往和熟悉,我闭上眼睛就可以径直插入地球上这块高高隆起的神秘区域,在平均海拔近五千米,东经七十八点三度至八十三点零一度,北纬三十度至三十四点二度之间,在三十六万平方千米的西藏西部阿里高原上,并径直抵达阿里南部这高悬于信仰者、崇拜者和赞颂者,高悬于圣人、圣徒和俗人百姓心中的圣洁之峰、灵性之峰的精神之巅下。

         离它很近了,通过呼吸和视像倍觉它凝固的寒气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从结构地质学上讲,冈底斯主峰山体的上部,由第三系砂岩和砾岩组成,岩层平缓。看上去,它那质地坚硬的水平纹理岩层,构成十分诱人攀登的金字塔式阶梯;塔形王冠坚实地嵌入它雄浑的身躯,那冠顶上万年浇铸之晶莹透明的冰川白雪,疏密错落有致,如此地黑白相宜,把它的冷峻、刚硬、雄浑和人类赋予的圣光一并呈现给世界。这大自然的神奇创造酷似神的刻意雕琢。

        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曾有外国的登山者来转过神山,后企图登顶而没有成功;有史以来数以千万计的人来朝拜和瞻仰过神山,而冈仁波齐,它至今仍是一座处女峰,处处寓意着它的举世独尊。在信徒的心中,那是神的居住地,只有天界之神灵可行,而凡夫俗子、芸芸众生,只能围绕着它雄伟的身躯旋转……

         冈底斯,“冈”即藏语意“雪”,“底斯”即梵语意“雪山”,两种文字合得一学名,印度人则称它为“凯拉斯”。然而承受着冈底斯之精神的正是它的主峰冈仁波齐。冈仁波齐,佛经中所称的“大雪山”,藏语意为“宝贝雪山”,梵语意为“湿婆的天堂” 。据印度教传说,湿婆独居神山修行,日积月累修行得法力无边,成为可以摧毁一切邪恶和创造一切善良的大神,因此神山被看做是湿婆的化身。佛教徒把它视为世界的中心—须弥山的象征,其山顶为帝释天 之居;对本教来说,冈仁波齐是本教众神的居住之地,是雪域藏地的灵魂,是“九层字山”;对耆那教来说,它是创教人筏驮摩那获得解脱之地……因此,冈仁波齐是多种宗教和神话叠加的圣灵之山,各路大神汇聚的万神殿;这座充满了宗教神话故事和历史传说以及种种动人传闻的神山,对于佛教、印度教、本教和耆那教徒来说,正如麦加对于伊斯兰教徒、梵蒂冈对于基督教徒,它是世界性的宗教圣地;同时,它也是一座正在被现代更多的人所认识、理解和发现的东方的奥林匹斯山。

       《底斯山湖志》有言:冈底斯为群山之王,高不可攀、直插云霄,山脉雪峰林立、天寒地冻。山上,时常可见到挂着成排晶莹发亮的冰凌的山洞和挺立着透明的冰笋、冰蘑菇的水晶宫,也可在两山之峰之间见到巨大坚冰凌空横架的“冰桥”;冈底斯山,除了巨岩重叠、大石垒垒外,就是雪的世界。主峰冈仁波齐则像国王的座床,周围群峰像顺从的臣民,向主峰低头围绕;东边的万宝山,传说是佛祖释迦牟尼脚踏过的山,西为度母山、南为智慧女神峰、北为护法神大山……



         按照佛教密宗的说法,冈底斯是胜乐大尊的圣地,胜乐大尊为了开创佛法,普度众生,降除了原来占据此山的妖神魔怪。因此,尊胜乐为本尊的佛教噶举派历来把此雪山作为他们的修行地,至今围绕着“神山”还有许多修行洞的遗址。按照显宗的说法,冈底斯是十六罗汉中“出支罗汉”的圣地,主峰冈仁波齐山顶上有胜乐轮宫,宫下有五百罗汉,穴居山腰修行。据说,当年孟加拉高僧阿底峡(九O二~一O五四)一行入藏传教,行至神山脚下,依稀听到山上敲击檀板的声音,当是罗汉休息午餐之时,便对众人说:“罗汉敲午钟了,我们也吃饭吧。”传说自此以后,凡来冈底斯山朝圣者,如是有福之人,便可听见檀板敲击之声。

        冈底斯是一种文化。

        自从人类发现了它,创造了它,把心中最高的希冀寄予它,把转世轮回和通往天堂的幸福途径赋予它,它就成为人们心中的一块“点金石”,给信徒、也给所有平淡无奇的人生注入灵性的神光,人们惟有围绕着它而顶礼膜拜……

       冈底斯神山久负盛名。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冈底斯,每年来此朝拜的世界各地的信徒成千上万。来冈底斯朝圣,是一个佛教徒或印度教徒乃至于本教徒或印度的耆那教徒一生的最大夙愿。对于那些来自拉萨,来自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的藏民,或对于那些来自印度、尼泊尔、不丹或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的信徒来说,冈底斯的朝圣之途是神圣而光荣、遥远而艰辛的。在只有徒步行走的年月,人们为了到冈底斯山朝圣,有的要提前半年甚至一年启程,数千里的遥途,或穿越无人区,或翻越喜马拉雅山。他们有的沿途乞讨,甚至死在半道;他们有的朝拜了冈底斯山后再也没能返回家乡……死在冈仁波齐转山道的外国人也非罕见,而能死在冈仁波齐身旁被看做是一种福气。过去,有钱有势的人家或居住在冈仁波齐附近的百姓,将尸体送往冈仁波齐,以求死后福大易转世人间。居住在冈仁波齐附近的阿里藏民是幸运的,他们拥有冈底斯就已拥有一种至尊和财富;他们去尼泊尔、印度或青康藏区,只要一说他们是冈仁波齐附近的居民,就会受到特殊的礼遇。据说来过此山朝圣的外地人和外国人,回到家乡后,也处处受人敬仰且自视高人一等。过去,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教徒和喇嘛们来朝山时,在国内还可享受乘坐马车不付钱的待遇。



        印度教徒们认为,只要朝拜过冈底斯山,其他的山就不用朝拜了。围绕冈仁波齐转一圈(约六十千米)者,可洗尽一生罪孽;转上十圈者,可在五百轮回中免受地狱之苦;而转上百圈者,便可以升天成佛。延续至今十二年一次的马年朝山盛会,来冈底斯山的朝拜者更是人山人海。虽因教派的不同而使得信徒们转山的方向不一,但各教派却一致认为,这一年世界的大小众神都集中于此山。马年来此朝山一次,等于常年朝山十三次。

         关于此,源出于神话一则,讲的是米拉日巴大师(一O四O~一一二三年) 与本教徒纳若奔琼在此山斗法:原冈底斯一带为本教势力,米拉日巴从噶举派 大师玛尔巴 得道后,便隐居冈仁波齐的山洞中修行。传说一日,米拉日巴和纳若奔琼二人分别按向顺时针和反时针方向(佛教以顺时针方向,本教反之)转山行至卓玛拉而遇,便以谁拉对方返回原路决一胜负,确立“神山之主”。由于势均力敌相持不下,又比赛垒石,仍不能决出胜负……最后决定择十五这一黄道吉日比赛登山,先到冈仁波齐峰顶者为“神山之主”。十五日晨,纳若手摇单钹,腰别皮鼓,奔向峰顶。而米拉日巴却稳坐洞中与弟子们讲经,到了日上三竿方才出洞,望见纳若拼命绕山而上,米拉日巴悠然对弟子们说:“此人乃无能之辈。”过了一阵他才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山顶。待到纳若精疲力竭到达山顶时,见米拉日巴早已在此诵经,便羞愧得双腿瘫软,连人带鼓滚下山去。今之冈仁波齐雪山一侧的一道冰雪不能淹没的深沟,即传说中当年纳若从山上掉下来的残迹;而转山道途中的卓玛拉山上留下了他们二人的足印。那年是藏历的马年。

         其实争夺“神山之主”的还有印度人,人们都说是自己最先发现它并据理力争。另有一则神话说:此地原系平原,后来突然出现了此山。消息传到印度,印度一高僧贡氏赶来想搬走此山。他用绳来拉时突然出现一群仙女在身旁跳舞,看舞使他忘了拉山。此时,释迦牟尼因众多教派相争,便说“此山就应在此而不能搬至他处”,故用脚在山之四周踏了四下以做标记,并令其四面神看守此山。贡氏看完舞后再拉山时,因有释迦牟尼踏了四足而未能拉动。神话归神话,然世纪前数百年之历史上,冈底斯一带曾为古象雄故国的势力范围,是不可争论的事实。在佛教传入西藏前,藏地为本教的天下,本教起源于象雄并成为象雄的国教,以冈底斯山一带为中心势力的象雄部族联盟,正是以本教信仰为精神的凝聚力来巩固民族联盟的。冈仁波齐之主自然始于本教。“神山之主”之争持续了近千年,最后才由米拉日巴的胜利而使佛教成为“神山之主”,并持续了九百余年,同时冈仁波齐也成为众多教派共同的信仰之地。传说本教徒纳若甘拜下风后曾向米拉日巴求得一块修行地,今之神山东南侧的本日山(即本教山)便是本教的修行圣地。

         冈底斯山之冈仁波齐的神话传说不胜枚举,且每一种神话都可能会有数种不同的叙述,各自牵连着与它息息相关的历史和宗教的脉络;冈底斯山之冈仁波齐的美,通过古代诗人或学者的浪漫手笔早已成为一种无限……然冈仁波齐是惟一的,正如太阳是惟一的一样。它不仅经过人类千百载亿万次的神话叠加和历史与文化的积累,即使以数千年来信徒们络绎不绝的朝拜,也足以使它的神采光耀炫目……

        蓝天下,阳光普照,人们以顺时针方向围绕着冈仁波齐,在浅黄色的朝圣道上走着,偶尔也有逆时针转道的本教信徒走来。岩坡上,摩尼石堆 和幡旗成为一种赞颂、寄托,甚至是炫耀的标志。寂静的山谷里,断断续续的人流如同一条窃窃私语的小溪,随金色的山岩和砾石,随草簇或涧水蜿蜒起伏。如今,这条古老而永恒的朝圣道,经过信徒们千人万人亿万人、千次万次亿万次的踏行,在阳光的梳理下,已成为一条发光的道路,人们把美好的心灵注入这条光道,也一次次在这条光道上通过对冈仁波齐的膜拜和凝视获得永恒的心灵慰藉;这被信徒们踏过千年的光道,便积累起无穷的能量似形成以冈仁波齐峰为磁心的场,一应天地万象相合,两极磁力相接共频……无论是信徒还是旅游者,一进入这发光的场中,似隐藏在其间而来自宇宙冥冥深处的奇异魔力,就在同心灵的撞击中迸发出超乎寻常的灵性之光……冈底斯是一方远离尘世而充满灵性的静土,让我们畅游于东方独具特色的精神时空,无论是朝拜它、观望它或是浸润于它……

      山间时有溪水,涓涓细流来去,或从某一处的山岩石缝中涌出,或消失在远处的砾岩卵石滩,也恰如断断续续的人流在年复一年的汇集之中;这些不起眼的小水小流,可能就在某一处便渐渐会聚成大河……恒河流域的印度人、尼泊尔人、孟加拉人寻河源会寻到冈底斯,印度河流域的古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寻河源也会寻到冈底斯,还有雅鲁藏布江及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的人们,都会在冈底斯找到他们的养育之水的源头……

       冈底斯的另一注释,就是“众水之源”。冈底斯山是雅鲁藏布江、恒河与印度河的发源地,亦是阿里的四大神水之源。这四大神水是:北坡流出的狮泉河(森格藏布),今印度河的正源;南坡流出的象泉河(朗钦藏布),亦为印度河河源;东坡流出的马泉河(达却藏布),即雅鲁藏布江(流入东印度后称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源头;而南坡流出的孔雀泉河(马甲藏布,后称孔雀河),则是恒河的上源。“藏布”为藏语“大河”之意,然这四条神水原名却并未有水之意。如马泉河原称为“达秋喀浦”,“达”意为“马”,“秋”意为“良好”,而“喀浦”意为“口中落下”,就是说“从好马口中落下”之意;象泉河原叫“朗钦喀浦”,意为“从大象口中落下”;狮泉河叫“森格喀浦”……这些河流又据《底斯山湖志》讲,东流河的沙子为银粉,西流河的沙子为金粉,南流河的沙子为合金粉,而北流河的沙子则为金刚石粉……然而它们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它们都是极富盛名的古文明之水的河源!恒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这三条著名大河的上源都切穿喜马拉雅而出西藏,无论它们流经何国何处,也无论它们改何种称呼,最终都归入浩瀚的印度洋……真是造物主一厢情愿的安排。数千年来,冈底斯山被中国西藏、印度、尼泊尔、不丹、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等各地多种宗教的信徒称做神山,尤其倍受印度人的崇拜,却原来还有着如此息息相关的血脉联系……冈底斯是一种文化,它吮吸和反射着环喜马拉雅文化的圣光。

  发源于冈底斯山的四大神水,据说皆以其泉口或其山状如其动物而命名,谓之天上神灵下凡。然与神山相伴而知名度又并驾齐驱的,却是圣湖(也称神湖)——玛旁雍错(另有译“玛法木错”,印度人称“玛拉萨罗瓦湖”;“错”即藏语意“湖”),即唐玄奘之《大唐西域记》中所称“西天瑶池”之处。印度著名史诗《摩诃婆罗多》称此为天鹅居住之地。据佛经讲,玛旁雍错是世界上的“神湖之王”。湖水由冈底斯山冰雪融化而来,清澈甘洌,被教徒们视为胜乐大尊赐给人类的甘露,是圣水。人们相信这水可洗尽五毒(贪、痴、嗔、怠、妒) ,清除人们心灵上的烦恼,喝了这圣水还可以消除各种病痛,益寿延年。信徒们认为圣湖的四边有四个洗浴门,东为莲花浴门,南为香甜浴门,西为去污浴门,北为信仰浴门。善男信女们来此朝圣,如能到每个洗浴门去洗刷一下,便能消除各种罪过,得到不同的福德。而朝拜的人只要绕湖一周,捡得一条鱼或一粒石子,甚至是湖中鸟禽的一根羽毛,都是广财龙王的赏赐,会一生财源不断。因为佛经说:圣湖底下有一百零八个泉眼,上有广财龙王的龙宫,宫中聚集着世界上众多的财宝。而宫前长着高大繁茂的“赞布扎西”神树,可以覆盖凡天下界,给人们带来吉祥与欢乐。因为这湖中有光芒四射的龙宫,故在九百年前这湖还是以广财龙王的名字“玛垂”来命名的,叫做“玛垂错”。有传说讲直到十一世纪,代表佛教和本教的白教与黑教在此进行较量时,白教得胜,佛教徒们才把此湖改为“玛旁雍错”,示“不败的湖”,以资纪念。然据《敦煌文书》正式记载,藏王囊日松赞时,此湖即已称之为“玛旁雍”。

  关于玛旁雍错,有民间故事一则,说的是:很久以前,有一心地善良而富于同情心的王子,由老臣陪同出游,路见许多饥寒交迫、病老残死的痛苦现象。王子难过地问老臣:我如何来解除他们的痛苦?老臣答:请给他们以布施,这是惟一的办法。于是,王子许诺将养活百姓十二年。之后,他下令修建房屋,把国内的百姓集中在一起,供给他们吃用,并把每天的洗米水倒在一个盆地里,这洗米水积少成多,慢慢形成了湖。这便是今天玛旁雍错的由来。

  海拔四千五百八十七米的玛旁雍错,位于冈仁波齐东南约三十千米,普兰县城东北约三十五千米处。这个面积达四千零十二平方千米的大淡水湖,最深处有八十七点八米,湖心透明度达十四米,是我国目前实测透明度最大的湖。神山的倒影在云开雾散之时,就会出神入化地映入湖中。或许,这就是人们把此湖看做是冈仁波齐的妻子的缘故吧。对异乡游人来说,若以此湖论美,它实不及羊卓雍错——据当地人讲,仰望玛旁雍错得用上一年的功夫,否则你无法想像它千变万化的奇丽景色,自然任何有心的游人都无法目睹它的全部美色了——然而论神论灵,玛旁雍错则在西藏首屈一指。每年来此处的朝圣者,以自我克制的苦行,赤足徒步,背负行李,风餐露宿,沿湿婆的踪迹,来此面谒大神,必以湖水沐浴,然后再将圣洁的湖水装满随身带来的容器,带着大神的启示返回家乡。

  据说圣湖鱼可以治百病,要是碰上有鱼蹦上岸来,朝佛的老百姓便把拾到的圣湖鱼晾干当宝贝带走。在沐浴的季节里,清澈透明而碧蓝的湖水随风泛起鳞波,宽阔无边的湖面传送出一阵阵震颤的声音,也送来一股股凉爽而略显刺骨的寒气,但沐浴者们获得的却是一股股充满希望的暖意。玛旁雍错的水的确甘甜润口,据考证这湖中含多种微量元素,是可饮用的上等矿化水。

  围绕圣湖有寺院八座:湖东面有直贡派属寺色瓦龙寺;东南有萨迦的聂过寺;南面巴嘎有格鲁派的楚古寺;西南有不丹噶举的果足寺;西面有传闻中莲花生修行过的吉屋寺(据藏学专家考证,莲花生大师本人却没有到过阿里);西北有在五百罗汉修法洞的基础上建起来的加吉寺;北面是不丹噶举派的朗那寺;东北有格鲁派的本日寺。各寺均藏有珍贵的文物,并有着不同的迷人传闻。

  圣湖之南,喜马拉雅山脉西段海拔七千七百二十八米(登山考察最新公布的数字)的纳木那尼峰,也是一座神山。虽没有冈底斯山的名气大,却被看做是冈仁波齐的母亲,也有人把它看做是冈仁波齐的情人。据古代民间传说,释迦牟尼曾亲临过此山一带,唐玄奘西行也曾途经此地。因此,冈底斯山作为宗教圣地,也包含着纳木那尼的一份尊严。八十年代初时,纳木那尼还是一座处女峰,老百姓曾反对登山者上山,认为神山不可侵犯。而国际上,百余年来,欧洲的登山者和旅行家踏访此山,均未如愿。据载:一八六四年,试图征服此峰的几位欧州登山家到达过纳木那尼的六千一百米处;一九O七年,欧州著名旅游家斯文·赫定也曾踏访此山;一九二六年,几位欧州的登山家来此地几乎绕山一周,想寻找理想的登山路线;一九三O年,英国登山队突击登顶仍未成功……直到一九八五年,中日联合登山队首次攀登纳木那尼一举成功,异地的人们也才对它的名字熟悉起来。

  纳木那尼确有女性般的魅力,白雪覆盖着山顶与和缓的山脊,它那美丽的身姿像素裹着纱巾在流云中时隐时现。西喜马拉雅 是天然的国境线,在阿里延伸有四百千米,它平均海拔六千米以上,海拔超过七千米的山峰有七座,然在我国境内仅纳木那尼一座。据专家考证,纳木那尼冰川群是我国境内西喜马拉雅最大的冰川群,峰区周围有冰川三十三条,总面积约一百零七平方千米,而冈仁波齐的冰川仅四千米长。

  有神话说,圣湖玛旁雍错与距它约十千米的鬼湖拉昂错(另译“兰阿错”,外国人称“拉容斯湖”)是夫妻关系。鬼湖看起来的确充满妖气,从纳木那尼峰后腾起的云雾像是把阳光都吸走了,湖面上笼罩着一层潮湿而诡秘的气氛,使湖水显得幽暗而沉寂。鬼湖中有一个小岛,传闻岛上有一小寺, 每年冬天湖面封冻结冰时,寺中的喇嘛才能与外界有所联系。圣湖与鬼湖却都是鸟的天堂。据专家考证在地质第三纪时,两湖原本同为一体,而自然的变迁将它们一分为二。然两湖原有干迦河相通,圣湖水位提高时,湖水便顺着河道流入鬼湖。只是近几十年来随湖水水位的变化,此河才断流,仅留下干涸的河床。传说,两湖的湖底至今还是相通的,但圣湖为淡水,鬼湖却为咸水……

  冈仁波齐西面的门士以南,有一座其貌不扬却名声大噪的小寺,叫做达布热寺。此寺因当地著名的热泉和咋达布热山而建,故也以此为名。每年朝拜冈仁波齐的信徒多往咋达布热朝拜,为的就是那座充满神幻色彩的山,其山溶岩性地貌的奇石异色,为老百性贯以种种神化的附会,也皆因山旁之热泉。这热泉由众多的小水泊环绕的石包泉眼组成,构成五颜六色的自然图案。当地的老百姓把咋达布热看做是白度母的领地,把莲花生看做是这方圣土的保护神,因此传闻此地尚存莲花生的修行洞,咋达布热也就更神圣了。然而,据藏学专家考证,莲花生实际并未到过阿里,但这并不妨碍老百姓虔诚的信念。

  神山南侧的大金寺(又称“达前寺”,均为“塔尔钦”的不同音译),过去每年藏历年四月十五开庙门,到十月关。开庙门时的竖大旗是一件极为隆重的宗教仪式,它标志着每年的朝山活动的开始。旧时进山朝拜要得到管辖寺院的不丹管家“拉不让”的许可,举行仪式时也是由不丹派头人 主持,阿里噶本、宗本等前往参加。历史上,因有不丹噶举派的喇嘛来冈仁波齐周围修建寺院,因而至今留下了管理寺院的不丹人。所谓的竖大旗,藏语称“丹巴塑新”,即每年萨葛达瓦节 时把旗杆放倒,取下旧旗,换上新的经幡重新竖起;“塔尔钦”即藏语“大经旗”之意,其寺其地均因此而得名。现今竖大旗已改在阳历六月至八月之间。一九九O年又恰逢马年,来自印度、尼泊尔、不丹和克什米尔地区等地的外国人,来自藏区各地及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和宁夏等地的藏民,以及阿里本土的数万朝佛人云集在塔尔钦一带。六月八日那一天,早上九点,约四万人纷纷涌向大金寺,在神山西南侧山坡谷地上,喇嘛们颂经、吹号,人们向大旗朝拜,围着它转步。待竖旗前的仪式完毕,人们把二十六点三米长的巨大旗柱捆好后架在卡车之上,人推车拉。当大旗竖起之时,目睹这一壮观的场景,数万民众群情高昂,一片沸腾……在此之前,卡车曾把拽旗的绳子拉断,人们一度情绪低落,若大旗不能顺利地竖起或被折断,将会被看做是不吉利的象征。大旗一经竖起,朝山的活动就算正式开始了。这次马年朝山活动的高峰期,人数空前竟达六万余,约等于普兰当地人口的九倍!

  神山周围建有数座寺院,西为蒋扎寺,北为直惹普寺,东为祖初普寺,南为大金寺,西南有曲古寺。其中,蒋扎寺藏有丰富而珍贵的文物,如寺内所供的释迦牟尼铜像,据传是圣湖的龙女的赠物,所以被称为“阿里惟一的尊严”;直贡噶举派开派人物举巴大师的塑像;从印度迎请来的百余卷贝叶经;拉达克王子贡噶曲所造的一座鎏金铜佛塔。而卓玛拉山的祖初普寺传为米拉日巴大师修行的地方,其寺内不仅供有米拉日巴像,还有他生前用过的法器等物。曲古寺为不丹噶举派属寺,寺内所供白玉释迦佛像据传是从缅甸迎请来的……

  普兰巴噶区的塔尔钦是神山的前卫,是朝圣人的大本营。每年一到朝山的高峰期,在塔尔钦专为接待公职人员和外国人的招待所旁,朝山者的帐篷铺天盖地,如一个人口繁盛的集镇。塔尔钦的露天祭坛是壮观的,垒成的几乎与人等高的数排摩尼石堆,形成一个个长方形的高台,上面放满凿有经文的牦牛角,这些坚硬的牛角如一个个张开的弓划破天空,把冈底斯山的力量宣泄得充满了神秘的诱惑。



By: 西藏旅游  View:

Technorati Search  Ping.TrackBack  [ Copyhttp://blog.triptibet.com/trackback.php?id=41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Search
Top Ten
Comments
Sponsored Links
Archives
Technorati Tags
Contact Me
ME mail
FEEDS
 RSS 1.0

 RSS 2.0




链接 Links

  Copyright © 2004-2011 Triptib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西藏旅游 . Tibet Blog . Tibet Photos
  拉萨旅游 | 昌都旅游 | 冈仁波齐 | 山南旅游 | 那曲旅游 | 纳木措旅游 | 阿里旅游 | 林芝旅游 | 布达拉宫 | 日喀则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