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05 01:54:55
[西藏游记] 青朴:灵与肉的栖息地
  黎明到来之前,月虽已落,但余晖映着淡淡的一条层云,天空透着深邃而清幽的光芒,衬出桑耶寺的乌策大殿那雄伟的轮廓。满天的星星,尤其是北斗,分外耀眼,整个桑耶寺被一种绝世的宁静所笼罩。
  
  不久,这高原迷人的宁静被打破——一辆东风大卡车发动了。三五成群的藏民从桑耶寺的不同位置集结而来,纷纷爬进车斗,或坐或站,片刻就塞得无缝下脚。车驶出桑耶寺,驶出小镇,向东北方向摇晃而去。人们相互扶持以抵御颠簸和清冷的空气,在空旷的雅鲁藏布江河谷,此刻这是最温暖的地方。

  这辆东风大卡车几乎每天都在这一刻出发,目的地就是距离桑耶寺大约10多公里的青朴。
  
  青朴和桑耶一样,是藏传佛教的圣地,甚至可以说两者是一体的:在藏族人当中有这样的说法,到桑耶而不去青朴,就不算到过桑耶。这些在黎明前奔赴青朴的藏民,正是去朝拜的。
  
  我跟随卡车一路颠簸着,在天光放亮之前来到了青朴的半山。一路上车灯照耀的前方能看到另一些徒步上来的朝圣者。车停在了一块少有的平地上,前面的路只能徒步了。黑暗中,有藏民帮我卸下硕大的登山包,我看不清他们的脸,转眼他们就闪出我的视线。抬头仰望,眼前便是曾经想象了许久的青朴。
  
  这是一个坡度很陡的山谷,在黎明前的微曦中,可以隐约看到最高处的一座经堂和一座雪白的佛塔,微弱的灯火明明灭灭,悬挂在两个山头的经幡在微风中飘扬,一切都那么神秘,吸引着我去努力靠近她。我跟随着朝圣的藏民往山上爬去,背包很重,坡度又陡,我有些吃力,可正当我不断要求自己坚持、坚持的那一刻,一转弯却发现了一座佛殿——温扎寺到了。
  
  和我同行而来的藏民在温扎寺的佛殿中朝拜完毕,刹那间就消失在山谷中,偶尔能传来他们隐约的对话,衬托着青朴的宁静。我把背包卸下,站在寺前眺望远方:雅鲁藏布江宽阔的网状河道就在眼前的薄雾之中,而青朴右侧的山脉一直向南延伸,它的尽头就是桑耶寺旁的海布日神山。
  
  青朴,就是我站立着的这座山谷的名字。“朴”是藏语山沟上部的意思,而历史上这里曾是青氏家族的领地,“青朴”因此得名。但是,这个名字却包裹着太多的人和事,蕴涵着一段深厚的历史——这个三面环山的河谷就是一个宽阔的胸膛,曾经承载了藏传佛教萌芽的种子和复兴的薪火。
  
  青朴的历史也许要从我眼前温扎寺的佛殿说起。这个佛殿并不很大,一个简单的经堂也就容纳二三十个尼姑集体诵经。往里是一间佛堂,三面墙排列着神龛,神龛下是数排大小不一的酥油灯,殿内十分幽暗,但藉着酥油灯的光芒,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大殿外墙新刷成赭红色,却难以掩盖它的破旧,西侧墙体已经明显倾斜,惟有屋顶的金羊和铜鼓在初升的太阳下熠熠生辉。
  
  温扎寺的全称是“温扎那热祖拉康”,“拉康”是藏语的“神殿”之意,规模较大,设置完备的才叫“祖拉康”。公元7世纪末,当佛教还未在藏地立足之前,那位娶了金城公主的藏王赤德祖赞,曾派遣使臣往冈底斯山,试图迎请正在那里静修的佛密和佛寂两位印度大师来藏地弘法,结果据五世达赖所著《西藏王臣记》记载:“二师迎而未至,使者仅熟读五部大乘经典,归后写成五大卷函,王为之修建五寺而供之。”而史书上提及的“青朴那热”就是供奉佛教经典的五寺之一,也就是现在“温扎那热”的前身。
  
  当时,佛教在藏区还是初传,与传统宗教“苯教”长达数百年的势力竞争正处于一个拉锯时期。赤德祖赞和金城公主的儿子赤松德赞在位时期,继续大力弘扬佛教,并开创了吐蕃赞普亲自参与佛教活动并大力弘扬佛教的先例,以佛教的教义和传播来缓和社会矛盾,从而巩固统治地位。
  
  相传,莲花生大师和“七觉士”等高僧大德都曾经在青朴隐居修行,随后不断有信徒来这里修身悟法,青朴逐渐成为藏传佛教最著名的隐修地,藏族人认为莲花生大师就是青朴修行地的开辟者。
  
  据传,原来的温扎寺遗迹面积达600多平方米,高三层。1300多年过去了,曾经辉煌的金殿早就湮没,被历史尘封,仅仅遗留在人们的传说当中。“文革”时期,最后的遗迹更是被夷为平地。如今的佛殿仅存一层,是1989年起由杂·白追活佛主持逐渐修复的,但规模已经无法和当年相比。温扎寺在上世纪初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是尼寺,1995年按照旧制恢复,成为山南地区一个重要的尼寺。
  
  青朴的阳光须在9点以后才能洒进山谷,虽然气温总是在零度以下,可当阳光倏忽间来到,一股暖流立刻挥去青藏高原给你带来的寒冷与畏惧。这时,山谷里活了起来——温扎寺的女尼们在僧舍与佛堂间穿梭往来;朝圣的人们一拨一拨从山下来,又往山上去,也有的一家人在佛堂前围坐,向寺里要些开水吃些糌粑或者方便面;几位年迈的女尼则佝偻着身躯,手持经筒围着佛堂不停地转经,那转动的经筒被磨得锃亮,不时把阳光反射到我的眼中,仿佛在不停提醒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唧唧喳喳中,一群女尼拿着木棍和绳索下山去了。不一会儿,女尼们和桑耶村的拖拉机手抬着一根木方上来。这时我才注意到,温扎寺前的空地上已经堆了一些木方,而旁边一个硕大的蓬布下面,七八个木工已经开始了工作。
  
  温扎寺的管事旦增喇嘛告诉我,佛堂的西墙已经倾斜,所以寺里决定重修佛堂。这个工程目前已经开始,尼姑们也就义不容辞地参加义务劳动了。那些木头、水泥之类的建筑材料都是先由桑耶村的拖拉机送到半山的平地上,然后就只能人背肩扛抬上来了。上山的路都是土路,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解冻,不时脚底打滑,女尼们走几步就须停下来休息,或者替换一些人继续,但一路洒下的欢声笑语又让人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轻松、甚至惬意的事情。事实上,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从事这样的劳动对任何人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幸好这种高强度的劳动对她们来说并不很多,除了每天定时诵经和打理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外,女尼们非常清闲。此后的时日,我逐渐熟悉她们的生活,她们亦适应了我的存在。
  
  每天清晨,我漫步在山间,每当走到佛堂前,负责佛堂日常事务的梅朵就会举着茶碗招呼我:“唴嗵,唴嗵!”——邀我喝酥油茶。而每次和女尼们一起闲聊的时候,她们甚至拿我和最年轻的女尼白玛琼措开玩笑,白玛琼措只在眼神中流露出一点少女的羞涩,依然笑嘻嘻地在一旁做鬼脸。
  
  一天中午,女尼白玛珍吉邀请我去她的僧房。女尼们的僧房散落在温扎寺的佛堂两边,都是一间房外带一个小院子的结构,年轻的多是两人同居,稍稍年长一些的往往一人独居。这些房子都是她们来到青朴的时候自己亲手或者由家人帮助建造的——在青朴的每一个修行者都是这样。白玛珍吉和白玛琼措两人住一间房,她们同为20岁,都来自青朴所在的扎囊县,来到青朴不过两年多。到青朴之前,她们都曾在桑耶寺学习,并拜有学问的喇嘛或尼姑为师,最后通过考试才能正式成为尼姑的。白玛珍吉是个很好学的女孩子,能听、说一些简单的汉语,而且能用汉字写自己的名字,字还写得不错呢。琼措则显得天真而浪漫。


By: 西藏旅游  View:

Technorati Search  Ping.TrackBack  [ Copyhttp://blog.triptibet.com/trackback.php?id=142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Search
Top Ten
Comments
Sponsored Links
Archives
Technorati Tags
Contact Me
ME mail
FEEDS
 RSS 1.0

 RSS 2.0




链接 Links

  Copyright © 2004-2011 Triptib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西藏旅游 . Tibet Blog . Tibet Photos
  拉萨旅游 | 昌都旅游 | 冈仁波齐 | 山南旅游 | 那曲旅游 | 纳木措旅游 | 阿里旅游 | 林芝旅游 | 布达拉宫 | 日喀则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