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27 22:57:10
拉萨游记:色拉寺-等待着神的护佑
  色拉寺是黄教的六大寺之一,位于拉萨北方的色拉乌孜山下,与哲蚌寺甘丹寺齐名。色拉在藏语里是冰雹的意思,有的旅游指南上写还有野玫瑰的意思,但一个藏族朋友很固执的否认了这个说法,即使我听一个50岁在西藏是很杰出的老导游这样解释过。

  色拉寺一共只有几个殿,如要参观,线路很简单,一般的旅游团只参观吉扎仓、辩经院和措钦大殿。

  吉扎仓里有色拉寺的主供——牛头明王,他是密宗的主供佛,传说(忘了,回去问问小罗)

  辩经院是色拉的一大特色,紧邻吉扎仓。一般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3点半到5点都有辩经,喇嘛们在席地而坐开始了学习交流,辩经时丰富的肢体语言是胶卷的头号杀手。

  措钦大殿是每个寺庙最高机构,在藏历12月25日我第一次观看了色拉寺措钦大殿里的早课。说起来有点搞笑,色拉寺的朋友告诉我藏历27日是色拉寺一年一度的节日,结果我问了好几个藏族他们都没说出个确切的日期来,于是我相信了一个回答得很认真看表情也很严肃的年轻人。(去年的藏历都没有26号,25过了就是27)。我破天荒的创了个早起纪录,6点,又黑又冷,打的到色拉寺门口,连个鬼影都没有,头一天想好的逃票借口没有用了。太安静了,一点声音都没有,从门口到措钦大殿视线里只有两个窗口有灯光。在吉扎仓外找了个地方坐,天上的星星很多,只认识北斗星。我走路的声音惊醒了檐下的野鸽子,咕咕的叫声让我觉得还有人陪,还好墙上的四大天王面目和善。

  坐了一个小时,还是只有鸽子叫,脚感觉到冷了,开始肯定我来错了时间,背上包往回走,在色拉寺养老院碰到了人,一个小女孩和她妈妈,问她们今天是藏历的几号,她妈妈第一句话却说,你来的太早了吧。心酸,也许她了解那一个小时的寂寞。紧跟着又来了女人,她用藏语帮我问了,今天25. 10点半上班,还有三个小时,我跟她们去转经,反正回去也没事情做。他们围着我刚才试图破门而入取暖的一间月8平方米的小屋狂转圈,中途加入了3个喇嘛。我转了几十圈就站在旁边看。天色微亮,喇嘛也越来越多,转圈的人有好几十个了,四周也有很多人,还有的在蹲着排毒。不管怎样,有人就好。很奇怪,在所有的书里都没有对这尊佛像的介绍,既然他们这么不怕头晕的转圈就一定有特殊的意义。

  8点23分,措钦大殿楼顶传来敲钟声,所有的喇嘛都朝里面走去,。在大殿门一个游客样的人跑来用英语说了通话,我是英语白痴,不懂,他拿出本子来,上面写着“我是日本人,怎么能看到天葬”,小日本。本想告诉他色拉寺后面那个明文禁止参观的天葬台让他去挨顿打,看他瘦弱的样子还是忍了。

  跟着三个朝拜的人在大门快关时挤进了大殿。呵,一口凉气,夹杂着门口大堆鞋子发出的臭味,好多人,应该有800左右,我在江寺见过的最大场面也才400左右。大家在翁则(带领诵经的大喇嘛)的带领下诵经,低沉的声音在经堂里产生共鸣,好神圣,自己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了,老觉得打扰了人家。

  在几个小殿里转了出来,经堂东面有一排卡垫几长桌子,几个藏族人和小日本都坐在那里,我也坐了。起床太早,困极,闭目就要睡着似的,在诵经声里竟然坐着睡着了,睁开眼面前有一碗酥油茶,谢谢神。酥油茶很好喝,又香又浓,一直暖到肚子里。喇嘛们也都在喝,他们的木制茶碗都是揣在怀里的。喝完茶又再散发糌粑,这糌粑都是供奉在佛像前的,圆锥形,上面有红色和白色的酥油,估计已供奉了上月,拌糌粑的青稞酒已经发酸。我咬第一口时竟觉得象酒心巧克力,第二口用牙齿使劲凿了两条沟出来,一大口,马上就后悔了。这个糌粑带回去给朋友闻了,一个老西藏都说这是臭的。最后是发小点心,大大的方形木盘里有饼干、爆米花、糖,每个人都只拿一点点。我的早饭就在这里解决了。

  在大家吃东西的时候有个喇嘛一直在念经,通过扩音器把声音传遍全场。有听说现在在拉萨为数不多的高僧中就有他。同时有个小孩由家长带着布施,一人发一元。在他的前面有个喇嘛在发钱,我听拉登嘉措说过,在色拉寺只有拉萨的喇嘛才有工资,青海云南四川来的都没有。喝了两碗热茶后想,有钱后我也来布施。

  这些都是色拉寺的日常生活,一年里最特殊的就是12月27日,听说有数以万计的人会在当天来朝拜。第二天我的闹钟6点响了,但我醒来已经是8点40分,赶到色拉寺朝拜的队伍已经排到了军区总医院的路口。这才像过节嘛。走了10分钟才到入口,平时的入口现在是出口,左边的莫拉(老婆婆)要插队,我跟着挤了进去,入口处插队的人已经排成了三排,我在人群的簇拥下踏在人家的脚上进了那条通道。货架旁都站了喇嘛还是阻止不了可爱藏胞的强行突破,只要一钻过货架喇嘛们也不好强人所难再拖出去,笑笑了事,只是在钻货架的时候会拍得震天响来威吓。

  队伍行进得太慢了,一分钟只能走几步,我对旁边卖哈达的僧人把脸部肌肉笑僵硬了都还在他面前,于是我跳出队伍向前进。大家都很宽容,在过必须排队的关口他们都让我插队,喇嘛也只是笑笑就让我过了。队伍太长,平时都不走的路全用上了,弯弯曲曲,沿着队伍走了好几分钟才到了鼓声传来的地方。在吉扎仓外。这里挂上了很大的唐卡,上面是牛头明王,地上画了吉祥八瑞。在场子的西边有个宝座,座上一位大喇嘛在用一个黄布包的东西碰信徒们的头,在快被碰头的时候我看到了在维持秩序的拉登嘉措,两人都很高兴的握了下手。

  本以为碰头是很温柔的一下,但那里面竟然有个很硬的东西,敲下来还在头顶弹了一下,还好我头硬。敲了头后站在旁边的树下观看,拉登嘉措过来了。我们有一个多月未见面,偶尔打电话联系,寺庙有什么重大活动都是他通知我。我们是在徒步拉姆拉措时认识的,因为旅伴小Z心脏不好,在回程的路上多亏了他以及色拉寺另外的六位喇嘛照顾才得以一天徒步60公里于晚上10点多到达加查县城顺利回到拉萨。此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拉登嘉措是个很杰出的喇嘛,上个月江寺庙的大型辩经会聚集了拉萨三大寺的精英,他也参加了。他的英语很好,汉语也会一般的交谈,当发现我英语很烂时他严肃的告诉我一定要学好英语,英语是打开世界的窗口。

  拉登嘉措告诉我最重要的是那位大喇嘛手里的金刚杵,我看资料传说那金刚杵也叫飞来杵,是从印度飞来的,以前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在早晨4点快马加鞭到布达拉宫让达赖喇嘛加持,然后再拿回色拉寺给每个来朝拜的人加持,受了加持的人佛、护法神的保佑。现在少了去布达拉宫的环节。听拉登嘉措说昨晚就有人睡在寺外排队,一般会持续到晚上10点左右结束。

  然后到拉登嘉措的宿舍看了徒步时的相片,有我们在途中煮奶茶休息的情景,当时我的脚疼麻木了,坐在溪边的草地上啃压缩饼干。好怀念。窗外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真想不到还能在这里享受这份怡然的宁静。

  出寺时路边排着的队伍依然那么长,排队的每个人都那么快乐的等待着神的护佑。

本文作者:慕容家的小姐


By: 西藏旅游  View:

Technorati Search  Ping.TrackBack  [ Copyhttp://blog.triptibet.com/trackback.php?id=128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Search
Top Ten
Comments
Sponsored Links
Archives
Technorati Tags
Contact Me
ME mail
FEEDS
 RSS 1.0

 RSS 2.0




链接 Links

  Copyright © 2004-2011 Triptib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西藏旅游 . Tibet Blog . Tibet Photos
  拉萨旅游 | 昌都旅游 | 冈仁波齐 | 山南旅游 | 那曲旅游 | 纳木措旅游 | 阿里旅游 | 林芝旅游 | 布达拉宫 | 日喀则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