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23 22:56:57
[图文]走进西藏 在拉萨泡吧


在拉萨的日子里,我天天晚上泡在荷兰佬Fred的酒吧里。那里有很好的音乐:从摇滚、爵士到民谣一应俱全;很好的酒保:一个尼泊尔帅哥,中等个头、黑黑的挺结实,符合我喜欢的比较男人的标准;很好的掌柜的:那个以前玩band的荷兰佬;很好的客人:每天一拨一拨热热闹闹的老外,有熟客也有初来乍到的;一句话,那是个很酒吧的酒吧。没有上海新天地的做作,北京三里屯的粗糙、香港兰桂坊的混杂。来这儿不是玩看与被看的都市游戏,甚至酒也显得不那么重要,大家萍水相逢,倒更像是老友聚会。

每天在这里和荷兰佬聊聊天,谈谈他同在拉萨的老婆;侃侃Led Zeppelin,the cranberry;说说荷兰烟丝,古巴雪茄,他不抽卷烟,所以只好每年从city of the city(万城之城)阿母斯特丹带够抽几个月的货。他让我尝了一次自己卷的烟丝,呛得我直出眼泪。味道太重,超过多米尼加的雪茄。当然我们也聊西藏,那是这里所有人永远的话题。我们都是身在异乡的过客,尽管目的不同,离开时怀里总都揣满了关于西藏的回忆。

常来这里的另一个女人也是一中国MM,常常是过了吃饭时间,整个酒吧就我们两个女人。而中国人,无论什么时候,基本只有我们两个。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真是方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完全不受高原反应的影响。显然,性别的斥力远远大于同根生的引力。我们从没讲过话。不过也可能是生性内向。她跟了一老美,除了她的honey,她那么叫那个男孩子,她就和Fred还说说话。



第一个和我聊上的是爱尔兰人Mark。在酒吧的第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吧台边上喝冰水。我有高原酒精过敏,一上高原就滴酒不沾。在青海和日喀则我都有过相当惨痛的醉酒经历,只为了一点哥们义气。我一边看着他和美国小伙子Harry玩飞镖,一边看电视里放的Eagles演唱会的MV。一局终了,他径自向我走来。“输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耸耸肩。Mark是那天晚上所有人里我最愿意搭讪的,没想到他会主动找我聊天。Mark身高1.75 左右,灰蓝色T恤,合身直筒牛仔裤,头带米色棒球帽,很内敛。

就这样子,我们聊开了。爱尔兰帅哥其实挺害羞的,说话柔声细气,也没什么手势。安静地像个孩子。这样正好,我们痛痛快快的聊了很多电影。他竟然随身还带着几张片子,当时真恨不得能租个DVD播放机。回上海之后,我把他推荐的几个电影都买来看了,确实不错。


By: 西藏旅游  View:

Technorati Search  Ping.TrackBack  [ Copyhttp://blog.triptibet.com/trackback.php?id=102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Search
Top Ten
Comments
Sponsored Links
Archives
Technorati Tags
Contact Me
ME mail
FEEDS
 RSS 1.0

 RSS 2.0




链接 Links

  Copyright © 2004-2011 Triptib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西藏旅游 . Tibet Blog . Tibet Photos
  拉萨旅游 | 昌都旅游 | 冈仁波齐 | 山南旅游 | 那曲旅游 | 纳木措旅游 | 阿里旅游 | 林芝旅游 | 布达拉宫 | 日喀则旅游